<var id="b1rh5"><strike id="b1rh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1rh5"><strike id="b1rh5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1rh5"><video id="b1rh5"><thead id="b1rh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b1rh5"></var>
<var id="b1rh5"></var>
<cite id="b1rh5"><strike id="b1rh5"><thead id="b1rh5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b1rh5"><strike id="b1rh5"><listing id="b1rh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b1rh5"></cite>
<cite id="b1rh5"></cite>

前三季宏观杠杆率上升7.4个百分点,稳增长还要靠加快结构性改革

2019-11-11 23:05:19

原标题:前三季宏观杠杆率上升7.4个百分点,稳增长还要靠加快结构性改革

继二季度的明显下降后,今年三季度宏观杠杆率增速温和回升,升幅为1.6个百分点,较二季度回升了0.9个百分点。

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日前发布的2019年三季度宏观杠杆率报告显示,2019年三季度,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保持平稳态势,由二季度末的249.5%升至251.1%,上升了1.6个百分点。

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刘磊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今年整体还是处于一个结构性去杠杆进程中,经济和政策走向并未发生太大变化?!俺鲇谖仍龀さ目悸?,未来几个季度的宏观杠杆率还会有小幅攀升,逆周期调节的货币和财政将继续发力?!彼档?。

报告预计,就全年而言,宏观杠杆率升幅约在8~10个百分点,不过这并非意味着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只能依靠加杠杆。报告提到,要在调整宏观杠杆率内部结构上做文章,同时还需要借助其他力量来稳增长,特别是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振信心,调动各方面积极性。

实体经济杠杆率增速回升

从前三季度看,除了一季度杠杆率出现大幅攀升外,二三季度可谓又恢复了平稳。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宏观杠杆率升幅分别为5.1个、0.7个和1.6个百分点,累计攀升7.4个百分点。

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晓晶称,如果从稳增长的角度分析,这样的升幅并不算高,相比于2008年至2016年宏观杠杆率的急剧攀升还低了2~4个百分点。比如,2009年宏观杠杆率的升幅就达到了31个百分点。

刘磊也告诉记者,从存量上看,目前中国的总杠杆率在250%附近,小于美国、英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,绝对水平并不算高。

从增幅上比较,第三季度宏观杠杆率的回升来源于居民杠杆率的持续上涨。数据显示,第三季度居民杠杆率涨了1.0个百分点,从55.3%升至56.3%;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下降了0.1个百分点,从155.7%降至155.6%;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升了0.7个百分点,从38.5%升至39.2%。

尽管居民杠杆率保持增长态势,但其同比增速略有下滑。报告显示,前三季度,居民分别增长1.1个、1.0个和1.0个百分点,从2018年末的53.2%增加到2019年三季度的56.3%,累计上升3.1个百分点。全年的增幅可能会超过过去10年的平均值。

中信建投研报亦称,自2017年房地产调控趋严以来,商品房销售周期出现钝化,导致以购房贷款为主的居民杠杆增长持续放缓。另外,随着房地产销售的平稳运行或导致居民部门杠杆、债务-可支配收入比增速向长期均值回归,当前居民债务水平的增速还有回落空间。

在居民杠杆率中,短期消费贷款下降幅度最大,从2018年末的29.3%下降到15.6%,低于居民贷款增速0.3个百分点。对此,报告解读称,这是由于过去几年对居民按揭贷款的严格限制,部分按揭贷款需求借道于短期消费贷款,使得其增速一度接近40%。而随着监管机构的有效控制以及房地产价格预期的平稳,这一现象得以缓解,短期贷款也回归到正常增速水平。

另从前三季度杠杆率累计增长分析,居民部门上涨了3.1个百分点,非金融企业部门上涨2.0个百分点,政府部门上涨2.2个百分点。张晓晶表示:“相比于过去杠杆率的增长态势,今年前三季度政府部门杠杆率的上涨幅度较为引人瞩目,这也符合我们关于政府要加杠杆的政策预期?!?/p>

至于备受关注的金融去杠杆进程,根据数据,前三季度,资产方杠杆率由2018年末的60.6%下降到55.8%,负债方杠杆率由60.9%下降到59.4%,降幅分别为4.8个和1.5百分点。

事实上,金融杠杆率自2017年开始的强监管后便掉头向下,至2019年已逐渐趋于平稳,虽然仍处于下行趋势中,但降幅已逐渐收窄。就第三季度而言,资产方统计口径杠杆率由二季度末的58.7%继续下降至55.8%,下降了2.9个百分点;负债方口径杠杆率由二季度末的58.7%升至59.4%,上升了0.7个百分点?!案赫娇诰兜慕鹑诟芨寺事杂谢厣?,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金融去杠杆政策为适应稳增长所作出的相应微调?!北ǜ娣治龀?。

结构优化是关键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(GDP)为697798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6.2%,其中三季度增长6.0%。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,市场出现了关于未来GDP是否“破6”的讨论。

一方面,稳增长必须要有宏观杠杆率的支撑;另一方面,宏观杠杆率的上升又意味着风险加剧。那么如何把握稳增长与稳杠杆之间的平衡?

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从微观角度对记者表示,要鼓励更多的股权融资,这样既可以增加资本金,又可以减少债务,以更快的速度降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;另外,要增加市场的活力,尽快推进第三产业朝着市场化方向迈进。

刘磊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稳经济和稳杠杆平衡的关键在于,一是找到合适的维持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的合意杠杆率,二是调节各部门间杠杆的分布,使杠杆更有效的作用于经济增长。

关于前者,合意杠杆率是指保持充分就业和金融稳定下的杠杆率水平,杠杆率过低则不能有效支持经济增长,带来就业不足;关于后者,我国杠杆率目前最大的矛盾在于结构间不均衡,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所谓“结构性去杠杆”,即有重点地去掉国企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。

报告也分析,考虑到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的影响,从稳增长的政策角度出发,首先是稳杠杆,重点在调整宏观杠杆率内部结构上做文章;其次是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振信心,调动各方面积极性。

居民杠杆率方面,仍需保持适度稳定?!熬用窀芨寺噬源υ谝桓鱿喽院侠淼姆段?。重要的是,考虑到居民杠杆率与房价的密切关系,居民杠杆率的稳定也保证了房价的稳定?!闭畔С?。

企业杠杆率方面,企业去杠杆要更有针对性。过去两年,去杠杆的主要成绩来自于民企,国企债务占比基本还是处于上升态势,目前已经占到大约六成多。因此,未来还是要国企去杠杆,而国企去杠杆主要是僵尸国企和融资平台。

同时,政府加杠杆需要相应的制度配合。比如政府加杠杆可能需要容忍赤字率的有所上升,需要形成有效的制度化约束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在杠杆率内部结构调整上做文章,报告也提及,还需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发力,特别是调动民营经济的积极性,放宽市场准入;调整收入分配格局,释放消费潜力;进一步扩大开放,寻求新的全球化红利。

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日前也表示,下一步要实现稳增长,需深化改革开放,激发新的结构性动能,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,要加快城乡之间生产要素的双向流动,并在基础领域打破垄断方面应有标志性的大动作,比如石油、天然气行业全链条放宽准入等;再者,在对外开放上要有更大胆和前瞻性的举措。

责编:林洁琛

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,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。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黄浦百事通版权所有
微信红包群福利群群规